当司徒正美走之后
写于2020年04月05日

到今天,司徒正美去世应该确认是事实了。

在4月2日下午看了下技术群的消息,看到网友说司徒正美去世了的消息。鉴于技术人员过劳去世的消息频繁,我并没有多怀疑这是个假消息。只是觉得突然,因为我在不久前刷推的时候还看到司徒正美发了动态。

我并没有跟司徒正美有过任何交流,只是在2015年的时候加了一个AngularJS的QQ技术群,当时他是群管理员,仅此而已。那时候我入行一年,mvvm大热,他那本《JavaScript框架设计》刚好在我大学毕业那年出版,我当时并没有买这本书,直到3年后碰巧读到。

我第一次感到技术圈里“程序员过劳死”的危险离我那么近,虽然司徒正美去世可能并不是因为“过劳”,但难免会折射到自己。

那天下班的心情很沉闷,最近我下班也挺晚,那天比较早就走了,临走前问了问我们组的前端同学说,

“邱,你认识司徒正美吗?”

“不认识啊,是我们公司前同事吗?”

“不是,是一个前端的前辈”

本来想告诉他司徒正美好像去世了,但没有,因为他最近加班也挺辛苦,我们组一直很缺人。不想给他更多烦恼。

第二天公司发通知开始正式施行打卡和相关的考勤惩罚,我本想吐槽一波。

时间也挺巧,本来研发部很多人大多都比下班时间晚一两小时,人手紧缺的情况下,大家都在迭代交付日前努力工作着。上班迟到惩罚,加班也没见奖励。转念一想,公司出台这样的规定,不正是鼓励员工合理安排工作时间,工作的时候全心全意工作,下班全心全意投入生活。加班要提交流程复杂的加班申请,就是不提倡你加班。

这么一想就释然了。

经验教训这种东西,真得自己经历了才能学到,像我这种懒人更甚,比如任务评工时这件事,拍脑袋评的任务工时,肯定是不准确的,带来的后果可能交付日期越来越近,任务还没完成,只能加班。

有时候领导一问,

“这个需求要花多久时间能完成?”

(你心想,为了不让领导觉得你工作能力不行,就按照你的工作日全天工作时间去评估)答:

“2天”

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以我理想的工作时间去评估任务的,随着事情越来越多,涉及开发的项目越来越多,有时候还要面试,一天8小时很难集中在一个事情上,你的注意力频繁被打断,打断后重新找回当时的思考上下文,计划要做的事情不得不晚上加班完成,情绪难免会受到影响,有时候表情、语气显露出的不耐烦,其他同事会觉得你不愿沟通,久而久之,你工作变得不开心。如果Deadline时还延期,那四面楚歌。

上面那些正是我年后经历的。

以最低工作时间评估工时,给上级评估的完成时间,是以一个完整可用的发布时间,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开发需要的时间,这是我最近深刻认识到的。

完整可发布时间,需要协同其他同事一起完成这个时间的评估,把评工时是当成一个工作认真去做。

如果我继续以之前的状态工作,最后搞得每天工作不开心,期望的回报跟投入热情和付出的努力不对等,有很多事情我想做,但不开心,可能很快我就离职走人了。

所以少加班,多生活。